海上漂浮机场——它能漂进现实吗?

首页

2018-12-12

鲍里斯岛机场建设项目一直是烧钱的项目,更不用说把机场建在水上了。

如此说来,漂浮机场的概念存在许多年,却始终没有付诸行动的情况就非常容易理解了。 随着空中交通的增长和各地的城市化发展,机场迁址难上加难——1992年的慕尼黑和1998年的香港是两个少见的个例。 英国的希思罗机场是欧洲的空中交通枢纽之一,围绕它的争论已经持续了许多年。

有人建议将机场搬迁至泰晤士河的入海口,从而解决机场吞吐能力不足的问题,这也得到了一大批拥蹙。 不过著名的建筑师诺曼·福斯特(NormanFoster)则有一个不同的计划:在距离伦敦以东30英里的一片沼泽地上,他提议兴建一座4跑道的机场。

这就是所谓的“鲍里斯岛”计划,因为前伦敦市长鲍里斯是这个计划的脑残粉,可惜它被2014年的英国航空委员会否决了。 没有最疯狂,只有更疯狂。 建筑公司金斯勒和泰晤士河口研究开发中心,想要直接在河口建造机场。

此机场的愿景同样非常美妙:6跑道,位于泰晤士河口。 至于花费嘛,630亿美元啦。 登机口位于中心,其他6条跑道平行排布于登机口两边。 而此机场会通过地下隧道与陆地相连,隧道内设高速铁路。

考虑到湍急的流水,当年东京设想的巨型漂浮机场会有些困难,所以金斯勒选择了所谓的“圩田”法。 就是用坝将水面分割成许多区域,然后将水抽干,得到相对结实的地面。

“很贵,我知道,”金斯勒的常务董事伊恩·穆凯(IanMulcahey)解释说,“但是相比于将机场建在陆地上,我们省下了无数在征地方面的麻烦。

”比如伦敦机场的扩建工作,始终没有定论。 经济学问题在讨论某一件事情的可能性时,最终还是要回归经济学。

这么多年来关于“漂浮机场”的争论和概念发布,早已证明了这并不是一个技术方面的问题。 剩下的就只是,在经济方面,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?过去在石油行业的经验告诉我们,只要有迫切的需求,并且,有利可图的时候,啥都不是事儿!什么深海油井,什么页岩油田,无论环境多么险恶,有石油的地方就有开采方法。

也许这也会适用于未来的“漂浮机场”。 文章来源:DeepTech深科技责任编辑:奚婷。